第三百四十九章 新旧之争【1 / 4】

微雨话西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零点小说www.lingdian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钦差左御史金代仁,弹劾山西方官员,欺君罔、官商勾结、瞒私弄假,布政按察二使降,官员数十,勾结边关将领,包庇晋商范侯渠亢孔六商贾,私贩火器盐铁、通交胡寇、欺霸市,军兵败亦剌,臣初闻,夙夜寒,寐寐难安,每每思及方将士,呕吐血,敢逾加定夺,特据实承奏御,望陛悉知。”

金代仁弹章比冯恒石奏本早经宣读,止满朝惊夙,很快阵风刮遍南北,传遍整乾官场,连市井间,奸臣卖传闻。

奸臣害草民。

朴实百姓野蛮通俗法,山西,偏偏经散布,让悉知咱朝次辅东公,山西父母。

百姓,更深究真假,跟风吃瓜桩,痛疾首更再真,更爱片土

“臣礼部尚书兼山陕督冯恒石顿首谨奏,臣至山西月余,布政使王弼辅迷返,言称与官员勾连,庇护晋商等几贩军备盐铁往边关内外,至老营堡巡检知罪孽深重,负圣恩,惶惶,遂投桉,招供贪腐官员计三十六,并将往关凭文书账目等证物奉。鉴北征军亦剌新败,朝彻查火器走私桉,臣临,内阁士傅轼曾谆谆嘱托,臣至山西,保障方稳固首任,凡经察明勾连胡寇,严惩贷。”

“谋嘱,社稷托,臣敢轻慢。诸犯罪,若严加惩处,月。臣再细思,至察底,未免因,贪腐官吏商贾硕鼠,北征军粮草押运十暂缓威。今臣已辟常、王、乔三运粮北折兑六缺,假。”

“另,据王弼辅供认,此番违禁走私,潞安知府傅辙,辽州知州傅萍、霍州知县傅海棠三者,均方望族傅姓皆涉桉,因关重,臣已暂将众收监衙,特此请旨明示。”

接连两封奏章,矛头直指山西官商,金代仁弹章众疑虑,冯恒石奏本确实彻底坐实

傅东间便入宫请罪,摘纱帽,欲辞官谢罪,帝允。

,金代仁忘耍滑,老泥鳅。”杨佋金代仁弹章内容,忍鄙夷声,金代仁,已经走步,副瞻位。

穆鸿笑:“啊,轻。”

杨佋穆鸿眼,反驳。

“若换做做,傅东毕竟傅东朝次辅,声名冠绝......”穆鸿摇摇头:“何其难。局势明朗做法公办,偏私任何方,退。”

“外甥明白理,金代仁,将。”杨佋

穆鸿点点头:“错,坐理般耍滑,皇位稳,治理像傅东叶百川冯恒石困,俯首。”

,朝堂若尽数傅东冯恒石流,皇帝稳。位,重傅东,却给其高位,让杨景死死警告,测。”

“再钟山书院党,皇帝果真酸腐除高谈阔论,别知?却依旧迁金代仁今,御史位,均衡,让清流介新旧间,既缓冲彼此矛盾,相机定决方,钟山党压垮另稻草。呀,父皇,尽管远称圣明,否认合格帝王。”

“外甥明白。”杨佋谦逊应

“接杨景,杨景继承李恩遗泽,旧派官员儿估计正磨刀霍霍呢。新旧争重新挑朝堂根基。”

“杨景此......”杨佋皱眉:“外甥傅东且,先七八应声虫,三四泥塑,少血性果决。”

穆鸿示:“,此。”

“舅舅似乎另安排?”

穆鸿摇首,缓缓:“办法控制,兔断放私欲,顺势,让走。”

“李恩或许并解,身低,入仕青楼靠给歌姬写词,更路乞讨入京赴考,名声实谈偏偏此,足足取二十八房姨太太,每间南祭扫坟茔,李氏祖坟修葺快赶黄陵气派。”

偏偏娘被挖鞭尸,或许忍受首辅位被夺,容忍被搅安宁,笔账,?”

“傅东。”杨佋澹澹

“嗯。”穆鸿点点头:“姓傅杀伐果决,刀李恩任首辅。李掌握少官员柄罪证,连敢妄定论,别归养,未离京城。”

“既此,连反抗曾,灰熘熘离京归乡?”杨佋

“因胜算。”

落败,傅东皇帝再需皇权首辅走,怕连根独苗住。掌握坐稳首辅付傅东,帮咱铺平路,确实易反掌。”

管杨景李恩遗泽吗?”穆鸿奸诈历经世老狐狸,步步营,机关算尽。

“至腾,经傅东彻底傅东次辅位敢回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9-30 05:5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