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囚牢

暮云卿忍住要对他翻白眼的冲动。暮云卿见四下无人快速封了那人的灵脉和喉咙不让其发出一丁点声音,阖骨扇锋利的扇页抵着那人的脖子,那人怎么也没想到原本一脸和善要带他去喝酒的兄弟竟然会翻脸不认人,那抵着自己脖子的扇页可不是闹着玩的只有在近那么一丁点便可刺穿他的喉咙。钩子上的铁链连在石墙之上有些生锈显然不是近期所为,伏乐洲感觉到有人来了,极为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来人冷哼一声。伏乐洲闻言心头一暖,他又怎会听不出暮云卿是故意在转移话题让他放松心态。暮云卿在一极为偏僻的角落探测到了属于伏乐洲的气息,暮云卿掩着自己的气息一路踏着鬼徙疾驰而去,当见到伏乐洲时暮云卿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之人是当初在战场上意气风发与她对战的那个伏乐洲。“他们经常来此?”那人闻言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暮云卿掐在他脖子上的手松了开来,那人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喘着大气,像是要将所有的空气都吸入自己的胸腔一般而后颤颤巍巍的说道:“在地下囚牢。”伏乐洲本是极为不屑的样子,可当看见来人的容貌之时彻底呆愣住了,声音很是急切却又不得不压制着声音说道:“你怎么来了!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不成?不知道这里的守备阵容吗?”伏乐洲被绑在石柱之上,双手双脚都由铁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