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地铁异事【1 / 2】

摆那张扑克脸干嘛,有本事上蜡像馆摆去。梅雨时节,细雨纷纷,下得人心慌。“总监,下班了,还不走?”我拖着一道水迹走下地铁站,地铁站里没几个人,一对母子从下面走上来,和我擦身而过。我小声地骂。“不…不用了,我今天没开车,要去搭地铁。”狗日的天气预报。我说着“对不起”,拿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再戴上,才知道撞上一个穿雨衣的,雨水死命从那黑色的雨衣上往下滴。天是灰色的,窗外的景物是模糊的,我的心情相当的惆怅。滴答滴答子(天真地问):妈,什么是落汤鸡?我咒骂了一句,噼哩啪啦,一个闪电就这么打下来,硬是把天掰成两半,雨更大了。“那就算了,BYBY!”我走向候车道,最后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向售票处比了一下中指。买了票,售票的脸冰冷得像蜡像,让我心情更加恶劣。“没带伞吗?我有带哦,要不要人家顺便遮你,雨中漫步,很浪漫的哦。”一个不留神,我撞到了前边的人,似乎对方也淋湿了,雨水把我的眼镜弄模糊了。结果我拍了自己两巴掌。雨还在下,没完没了的。母:雨好大,还好我们有带雨伞,要不然我们就成落汤鸡了。日,我还啃德鸡呢。“浪…漫?馒头?”汽车在修理,雨伞忘了带,都怨这天,早上还那么一大片艳阳洒下来,到了傍晚就弄上这么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